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7692.金马堂 >

甘肃85级地震造成26万人死亡后1年余震千次北洋政府束手无策www.0

2020-01-23 02:46      点击次数:

2020年的新年,我在翻阅中国灾荒历史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一个客观事实。这100年来,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最伟大的成就,可能是让新的一代人,基本忘记了什么叫做灾荒。 1921年4月底,北洋政府派遣了由翁文灏、谢家荣组成的调查团前往甘肃调查震后灾区的详情。

  2020年的新年,我在翻阅中国灾荒历史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一个客观事实。这100年来,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最伟大的成就,可能是让新的一代人,基本忘记了什么叫做“灾荒”。

  1921年4月底,北洋政府派遣了由翁文灏、谢家荣组成的调查团前往甘肃调查震后灾区的详情。此地正如时任北洋政府甘肃总督的张广建所言:“(灾区)不但人心惶恐,几如世界末日将至,所遗灾民无衣、无食、无住,流离惨状,目不忍见,耳不忍闻!”

  经过官方调查团的一系列调查之后,由中央政府正式发布的消息才开始登报。此时,这场大地震已经过去了4个多月了。

  1920年12月16日晚6时35分,甘肃省海原县发生了一场里氏8.5级的地震。这场地震被认为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破坏性最大的一次地震”,根据地震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有感地震目录》显示,其灾情波及范围达全国17个省市,251平方公里,而甘肃省则首当其冲。

  这次地震特点是震级特大、范围特广、历时特长(不同记载均显示其持续近20分钟)、余震数量特多。当天晚上当地就发生了数十次的小型地震,此后每日少则数次,多则数十次。震区灾民丝毫不敢进屋。1921年4月12日,海原附近的固原再次发生6.5级大地震;1923年固原、海原同时发生较大地震。

  由于地震发生在甘肃山区,故导致了大范围的滑坡、山崩、疫病等次生灾害。一些房屋“人间消失”,一个叫做杨乐庄的小村80%的居民被地震直接吞没。海原县、固原县县城受灾尤为严重,史载:“城楼倒塌,垛城全无,衙署摇平,民房荡尽。”地震附近大的县城遇难人数都基本达到了40%以上。

  民国的官员统计死亡数字约为24.6万名,专家学者比较认可近27万这个数字(数据来自《关于海原大地震死亡人数的调研报告》)。而在这其中,因地震和次生灾害直接死亡的人数大概在7万左右,而20万人则是因为救灾不力而导致的死亡。

  由于交通不便、信息不通、地方官员直接遇难等原因,当地灾区的救灾工作迟缓到令人难以想象。

  3天后,第一封电报才送出灾区,通过一些民间的途径,中外媒体才开始初步了解灾区的局部情况;12天后,甘肃省都督张广建向中央政府送了第一份求援电文;25天后,甘肃省政府才开始向全社会请求支援,整整4个月后,北洋政府的调查队才进入灾区调查。

  自始至终,北洋政府的正式救援部队从未出现在甘肃省的土地上,只有民间力量和地方政府在活跃。

  何谓灾荒?如果说“灾”指的是自然灾害,而“荒”则指的是因人祸而导致的饥荒的蔓延。

  地方政府方面,这般地震给了“有心”之人良机,出现了甘肃易督风波,张广建被西北马氏集团赶下台,政局颇为动荡。

  而中央政府,也因为全国情形一片糜烂,灾荒遍地。此时北方顺直大水灾刚刚结束、华北五省旱灾又爆发,此外第一次直奉战争即将爆发,各方根本无力救援,北洋政府最终摊派8万银元给甘肃省,而民间华洋义赈会、红十字会、在华传教士和国际组织等各慈善界人士筹集的捐款则有30多万两,足以见得此时中央政府的无力。

  地震后物资极其匮乏,物价飙升到难以承受的程度。正常的价格无法换到冬天所需的煤炭、棉衣和粮食,灾区一时涌现了大批土匪、流氓互相掠夺仅剩的物资,“彼此争物者,互相窃用者,乘间抢妇者,藉灾刁亲者,打伤人重者,无所不用,兴讼不已。”甚至出现了灾民聚众抢夺地方政府的粮食的现象,混乱不已。

  幸存下来的军警采用高压政策,才能稳定部分县城的相对稳定。而广大受灾的乡村地区,则几乎如同原始社会,饥寒交迫让幸存者成为原始的动物,道义和人情险些荡然无存。人畜尸体在乡镇县城街道遍布,根本无人收容。

  此间大难,亦有人间真情。有的幸存者称:“那几天人亲热得很,就像咱们这几个人,三石顶一口锅……你寻来的米咱坐上都吃,我拿来的面咱们坐上都吃,那十几天不分你我。”亦有的幸存者称:“我们还明白咋回事儿,地动了!……夜半时分,寒风刺骨,我被冻得快不行了……人连哭的眼泪都没有了,突然黑暗中传来一阵脚步声,我又呼叫了几声,终于来了几个人把我从塌房救出。我千恩万谢,还没认清来人是谁,人家又到别处救人去了。”

  即便是幸存者稍稍缓过了1921年的苦难,但之后生产的问题更是严重。由于地震发生在异常寒冷的冬天,灾民们将来年的种子也都吃掉,再加之牲畜死亡逃散,几乎无人能够正常恢复生产工作。除此之外还产生了大量的流民和人口贩卖行为,吸毒行为也是屡禁不绝。

  换句话说,防止大型自然灾害“由灾变荒”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考验的是一个国家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在二十世纪上半叶所建立中华民国表面上是一个披着民主共和制的现代民族国家,实际上是一个行政能力、组织架构、生产力水平都停留在封建时期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因而面对海原大地震这般灾难,民国政府束手无策也是历史必然。

  于是乎,造成了这般人间惨剧。中国西北一隅的甘肃仿佛被民国政府抛弃。实际上,在上海大都市的纸醉金迷背后,中国的绝大多数人都和甘肃人民一样,过着似人非人的生活。

  即便是今天的人们,在对所谓的民国大师的所谓追捧之下,人们对民国所谓“黄金十年”的盛世浮华、胭脂俗粉的热忱之下,大多数人也相对的忘记了那时劳动人民的苦难,忘记了什么叫做灾荒,以及灾荒下人们的痛苦。

  1924年,甘肃一县有不轨之人散发传单称此县不久便会“大震”,这般谣言竟引得百姓恐慌,人们纷纷出城逃避,妇孺哭声满城,造成恶性的践踏事故,数十人直接践踏至死,至郊外因“昏黑不辨南北”,“坠崖落河者,又死数十人。www.01304.com香港置地云山岳悦享中央公园西新世界20333中特网,”

  至少整个20世纪上半叶,甘肃人民和灾难、饥荒就脱不了关系;而对于幸存者们,这般恐怖的回忆则融入他们的血液,此生难忘。

  中国自古以来便是一个灾荒的国度,邓拓在其著作《中国救荒史》的开篇便讲:“我国灾荒之多,世界罕有,就文献可考的记载来看,从公元前18世纪,直到公元20世纪的今日,将近4000年间,几乎无年无灾,也几乎无年不荒;西欧学者甚至称我国为‘饥荒的国度’”。

  海原大地震后,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仍然遭遇了数十场特大灾害和与之而来的饥荒:

  民国十八年年馑(1928年-1931年),多省颗粒无收加之军阀混战、1931特大洪水,数千万人流离失所,数百万生灵丧生……

  1942河南大饥荒,日寇的铁蹄和国民政府错误政策,让中原百姓200-300万人丧生……

  即便是如今发生了大灾大难,但实践证明,在一个现代化的国度面前,由灾变荒几乎成为了不可能,有天灾却无荒,这便是当今。

  其实对于年轻一代人来说,我们很难想象什么叫做饥寒交迫、什么叫做饿殍遍野。

  有一个简单的小例子:米粉。现在年轻人看端上餐桌的几块钱十来块钱的米粉,可能大都觉得这是我们中华传承几千年的“平民菜品”。其实在三四十年前,情况就大不相同。

  米粉在曾经的城市还是农村,都是招待客人、举办宴席才会拿出的奢侈品,一般的人家不会天天吃的。要生产这样的精致食物,需要耗费大量的劳动力。

  于我个人来说,我也希望中国人数千年的灾荒记忆,只会停留在文字、影视作品当中,仅供我这般闲人浏览阅读,或者仅在课堂上警醒后人,却再也不要再降临在这个苦难的民族头上。

推荐阅读

VR技术在医疗领域中该如何应用

试想一下,如果用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给患者做心脏手术,是什么感觉?事实上,在美剧《良医》(the Good Doctor)里面,就出现了这样的场景。连医疗设备都是 VR 呈现的。你不要以为这只是科幻小说,或者是电视剧,它已经真实发生了。说这话的是

热点新闻

Power by DedeCms